特码布鞋: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五章 陰脈八咒(萬更求票票)

讀文學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秦時小說家正文卷 第五百八十五章 陰脈八咒(萬更求票票)
(讀文學 54期特码开奖结果 www.cknmq.icu)    先是被秦王政體表涌出的護體玄光反震,原本屬于二人的劍道攻伐之力逆轉,順著干將莫邪兩柄利刃,霸道的力量侵入本體,損毀百脈,重傷己身。

    再有著三位化神武者的全力一擊,剎那間,便是以極強的力量封鎮二人,有感二人仍舊強力至極的掙扎,手持純鈞之劍的宗全踏步近前。

    屈指對著純鈞之劍一點,上面獨屬于小師叔的封鎮之力涌出,玄關之下,任何層次的武者皆不能夠抵抗,長劍橫飛,漂浮于二人的頭頂,一道紫韻玄光擴散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任憑純鈞之劍下的二人如何抵抗,都未能動搖純鈞半分。

    “我等來遲,罪過也?!?br />
    分列咸陽宮左右兩端的宮廷護法而出,道家天宗宗全、陰陽家東君焱妃、月神三人身形顯化,行進廳殿上首,拱手一禮,緩聲而落。

    緣由事發突然,他們距離興樂宮較遠,故而,來晚了一步,好在,并未出現大事。雖如此,也令得三人心中驚愕不已。

    那此刻被鎮壓的二人,實力均是化神武者,更是手持干將莫邪名劍,二人合擊,不亞于一位頂尖的化神武者出手。

    在場三人雖都是化神武者,但卻無一人臻至那般境界,若然武真君還在,自然無憂,可惜,武真君正在軍中伐趙,蓋聶先生也出宮歷練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無妨?!?br />
    “好在此次武真君離宮的時候,送給寡人這塊護身玄玉以為傍身,想不到今日卻是印證了武真君之語,當真有宵小之輩欲殺寡人!”

    秦王政體表的護身玄光不存,單手輕輕的將腰腹美玉摘下,其形體混元,隱隱帶著一絲紫色氤氳之光,先前未有力量而出的時候,看上去異常的華美。

    而今,看上去,卻是有一絲絲細小的紋理在玉體表面出現,玉雖小,今日若非王弟送與自己的這塊美玉,怕是還真有可能性命休矣。

    細細把玩著這枚玄玉,緩步而下廳殿,看著一側不遠處的韓非,秦王政深深一禮。韓非先生雖不助秦國,但其人卻是無害自己之心,剛才更是以身攔阻,當得一拜。

    “來人,詔令院醫前來?!?br />
    又看著昏倒在廳殿內的趙高、李仲二人,眉目厲色光芒閃爍,道喝一聲,興樂宮外便是走入一隊精銳兵士,應秦王政令,一人禮畢,小跑而出。

    “諸位無恙乎?”

    左右而觀文武重臣,此刻似乎都被嚇住了,秦王政面上輕輕一笑,伴隨口中之言,又瞥著殿前被鎮壓的那兩名刺客,靜靜的看著他們。

    “我王勇武,膽略非我等能及也?!?br />
    昌平君熊啟惶恐萬分,萬萬想不到,竟然會有此刻闖入大秦興樂宮,自孝公以來,還從未有過。腦海中又想著大王剛才的鎮定神色,拜服也。

    縱有護身玄玉,但那種直面生死的膽色,也非常人能夠擁有。好在,玄玉無憂,大王無事,不然秦廷怕是要驟然亂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雖有玄玉護身,貴體無憂?!?br />
    “但老臣以為,這般以身犯險之事萬不可再為之,今,一天下大勢未起,大王若有意外,豈非置大秦數代積累而不顧,豈非置諸夏萬民而不顧?!?br />
    不過,比起昌平君,國尉尉繚卻是不住的搖頭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這個道理諸夏通行,大王固然膽略過人,但觀剛才之事,卻無需如此。

    倘若萬一有失,大業奈何,語落,深深一禮。

    “哈哈,國尉此言差矣?!?br />
    “若是旁人欲殺寡人,也就罷了。但這等趙國游俠前來,寡人卻不能退,韓非先生有語:儒以文亂法,俠以武犯禁。寡人身為大秦之主,如何能夠畏懼這兩個小小的俠客?!?br />
    “來人,召麗良人來此!”

    區區游俠之人,入侵大秦深宮,該畏懼的應該是他們,而非自己。此次將那二人擒拿,秦王政更是要向整個諸夏表明,俠客不容于秦國,也將不容于諸夏。

    而且,今日過后,這些所謂的游俠??鴕駁酶凍鱟愎壞拇?。

    單手輕輕壓住尉繚繼續之言,于尉繚之語,秦王政自是明悟。但此事自己有把握,不然,也不會以身犯險,緩步而行,立于被擒的二人跟前。

    數息之后,令下。

    “少府令之前言語,你二人為趙國人?!?br />
    “如今,秦趙交戰,難道這就是趙國的兵勝之法?堂堂一萬乘之國,現在也淪落到依靠游俠、刺客的時候了,若然武靈王還在,該是如何感想?”

    俯視著此刻被宮廷護法宗全一柄流光之劍鎮壓的二人,秦王政輕緩言之,雖可能猜出此次秦趙交戰,趙國會有奇招出,但萬萬沒有想到,會是這般。

    莫不以為殺了自己,趙國便可取勝?趙國便可永存?趙國便可無憂?

    “暴君!”

    “要殺就殺!”

    “今日未能殺你,以除諸夏大害,是我等無能,但我等絕不會是最后一人!”

    接連重創,二人內力損耗極大,五臟六腑顫動,嘴角更是一絲絲鮮血不斷流淌而出,聽近前的秦王政語,趙飛雪手持莫邪之劍,欲要持劍而動。

    但,下一刻,便是從頭頂的劍體之上,垂落至強之力,落于其身,再次重傷其身,持劍之手無力而落。感此,趙飛雪神情憤怒至極,血跡斑駁的容顏上,更顯癲狂。

    “大王,此二人手中之劍為干將、莫邪?!?br />
    “若如此,二人應是趙國陘城書館的弟子,數十年來,陘城書館走出的弟子遍布趙國朝野,勢力不小,不在中山劍館之下?!?br />
    絕代風華,周身閃爍暗金色玄光,東君焱妃踏步而動,看著面前被鎮壓的二人,輕言脆語,說來,十多年前,陰陽家與陘城書館還有不小的糾纏。

    “干將、莫邪,陘城書館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,上次被趙國拿回去的兩把名劍,會落在你等手中。如果寡人記得沒錯,陘城書館所在,應在太陘八口井陘口以東兩百里之位?!?br />
    “國尉何在?”

    對于二人的身份,秦王政的確不太清楚,但也沒有興趣知曉。聞東君焱妃之言,目光落在二人手中之劍上,卻有不俗。

    而且還牽扯到陘城書館,更是有趣,念及此,頭顱微側,余光看向國尉尉繚。

    “老臣在!”

    尉繚近前一步,拱手一禮。

    “傳寡人之令于關外蒙武處,此戰,無論付出任何代價,寡人只要一個勝利。另外,下個月,寡人不希望在輿圖之上,再看到有陘城的存在?!?br />
    犯了錯,總歸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    秦王政再次深深看著面前的兩名刺客,那平靜如水的軍令為之下達,雖聲色不顯,但內蘊的殺伐之氣卻充斥每一個字內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尉繚聞聲,先是神色一愣,輕嘆一聲,接下軍令。

    “昌平君何在?”

    軍令而下,秦王政又是一語落于熊啟身上。

    “臣在?!?br />
    熊啟近前一步。

    “即刻擬定王書,頒行大秦各大郡縣,即日起,若有游俠作亂,當全力追鋪,查其身份。若為大秦之人,夷滅全族?!?br />
    “若為山東六國之人,當行人署出,山東六國若不給予懲處,大秦鐵騎不介意助力之?!?br />
    輕描淡寫,又是一道文書落下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昌平君熊啟聞此,拱手一禮。

    看來,大王是真的怒了,按照數年前大秦商議的一天下策略,攻戰之時,當少殺戮,以緩和與山東六國的關系。

    但由著眼前二人,卻是令大王無視那些緩和的手段。

    此次,秦趙交戰,必會屠滅陘城!

    此次,誅殺游俠之令下,大秦之內,怕也是血腥而出!

    兩道王令而下,整個興樂宮廳殿之內,陷入一股無言的寂靜氛圍,大王之語雖不夾雜殺氣,但這兩道王令下,不知有多少人要付出代價。

    “大王,麗良人到!”

    當是時,廳殿之外,宮衛之音而起。

    “傳!”

    秦王政神色平靜。

    “臣妾拜見大王?!?br />
    仍是一身輕便裙衫罩體,在宮衛的引領下,踏過殿門之外那滿地的血跡之形,公孫麗心中驚駭萬分。殘劍大俠與飛雪姐姐此次前來見自己,所謀竟會如此。

    從興樂宮演武之地,到興樂宮正殿所在,一路之上,滿地的斷臂殘肢,血腥無比。先前心中還擔憂大王,然不久之后,聽得大王傳言,又是憂心殘劍大俠二人。

    入廳殿,那正被虛空一柄紫色長劍鎮壓的兩道熟悉身影映入眼眸深處,公孫麗心中又是一顫,他們……竟被擒拿了。

    又觀著大王身后的三位宮廷護法,又看著左右文武重臣,公孫麗面露蒼白的死寂之色,神色悵然,近前屈身一禮,柔聲沙啞而道。

    “麗兒懷有身孕,無需大禮?!?br />
    “寡人相信,帶領著這二人前來襲殺寡人,絕非麗兒之意。但……,既然人是麗兒帶來的,那么,現在寡人將這二人交給你處理?!?br />
    “麗兒,你覺如何?”

    看到公孫麗的到來,秦王政面上微笑之意閃爍,連忙上前一步,攙扶著公孫麗起身,單手攬住其纖細的腰肢,目光落在一側的殘劍二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,妾身不敢,都是妾身的罪過!”

    公孫麗惶恐,連忙掙脫著大王手臂,再次屈身一禮。

    “寡人說過了,此事非麗兒之錯?!?br />
    “告訴寡人,你準備如何處理他二人?”

    秦王政搖搖頭,再次將公孫麗攙扶而起,輕聲緩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,一切都是臣妾的錯,還望大王饒恕殘劍大俠與飛雪姐姐一命?!?br />
    “臣妾感激不??!”

    眉目低垂,淚眼而出,滾滾熱淚浸染淺紅色的衣衫,公孫麗渾身顫抖,心中滿是無助,滿是無力,萬萬想不到殘劍大俠二人會行刺殺之舉。

    如此,該讓自己如何是好?

    讓自己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在自己眼前,萬萬做不到的。但襲殺大王,罪名滔天,總是誅滅九族也不為過,公孫麗小聲抽泣,想要跪身求情,卻被秦王政牢牢的攔在懷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既是麗兒所求,寡人如何不能夠給予應允?!?br />
    “不過,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。東君閣下,寡人曾聽武真君言語,陰陽家內有陰脈八咒禁術,不如可否讓寡人一開眼界?”

    讀文學 54期特码开奖结果 www.cknmq.icu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54期特码开奖结果 www.cknmq.icu 如果您喜歡,請54期特码开奖结果,方便以后閱讀秦時小說家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秦時小說家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